旧约·卢德传

4:

 

   

   

   

           

引言:
      
《卢德传》,可说是旧约经书中一部极优美的着作。本书与其说是一部史书,倒不如说是以史事编写的戏剧,更为恰当。由于本书的史事,发生在民长时代,而本书的主角卢德又与达味王有血亲关系,因此圣教会自古即把它列在《民长纪》和《撒慕尔纪》中间。
      
卢德原是摩阿布地方的外邦女子,嫁给一个从白冷到摩阿布逃避 荒的犹太人的儿子为妻,婚后不久,丈夫便去了世。那时她的婆母也守了寡,今又丧二子,虽有儿媳作伴,但身居异国,究非生身之地,于是决意返回白冷故乡。身为儿媳的卢德,虽经婆母再三苦劝,要她在本乡嫁人,无如卢德一片孝心,坚持要陪婆母返回白冷。两人在收麦时到了白冷,卢德就拾麦奉养婆母。她在拾麦时,认识了自己丈夫的亲支波阿次,且依婆母的劝告,夜探波阿次求婚,叫他履行兄弟立嗣的义务;波阿次遂娶了她,生了一个儿子,名叫敖贝得,他就是达味王的祖父。
      
为了解本书所含的深意和卢德的行为,必须先明了兄弟立嗣义务这一古代律例。这一律例在古代近东各民族似乎都很通行。如一人无子死了,他的同胞兄弟;如无同胞兄弟,同堂嫡亲兄弟;如无嫡亲兄弟,本族任何亲支,应娶未忘人为妻,给亡者立嗣。其目的是在于避免一个家族的消灭,并保全其家族的产业(见创38:8;申25:5, 10; 25; 22:2)。
      
本书的写成当在达味为王之后,撒罗满为王之前,因本书末所附的波阿次的族谱,仅至达味而止。至于本书作者为谁,不得而知。
      
作者编写这部小传的用意,无疑是教训人,要虔诚依赖天主。凡虔诚依赖天主的,天主必予以照顾。就如本书内两位遭遇不幸的妇女,一位是敬畏天主的犹太人,一位是摩阿布的外邦人,而且本书所特别加以描述的,即是这位贤德的外邦女子,不但获得了天主的照顾,而且也成了达味王的祖母,并且还被列入救主耶稣的族谱中(玛1:1)。

第一章(22)

纳敖米逃难摩阿布
1:1
当民长执政时代,国内发生了饥荒。有个人带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,从犹大白冷到摩阿布乡间去侨居。
1:2 这人名叫里默肋客,他的妻子名叫纳敖米,他的两个儿子:一个名叫玛赫隆,一个名叫基肋,是犹大白冷厄弗辣大人。他们到了摩阿布乡间,就住在那里。
1:3 后来纳敖米的丈夫厄里默客死了,留下了她和她的两个儿子。
1:4 他们都娶了摩阿布女子为妻:一个名叫敖尔帕,一个名叫卢德;他们在那里大约住了十年。
1:5 玛赫隆和基肋二人也相继去世,只剩下了那妇人,没有儿子,也没有丈夫。
1:6 于是她便与她的两个儿媳打算从摩阿布乡间起程回家,因为她在摩阿布乡间听说天主垂顾了他的百姓,赐给了他们食粮。

纳敖米劝儿媳回家
1:7 当她和她的两个儿媳,要从寄居的地方出发,取道回犹大故乡的时候,
1:8 纳敖米就对她的两个儿媳说:「你们去罢!各自回娘家去!愿上主恩待你们,如同你们待了死者和我一样。
1:9 愿上主赐你们在新夫家里,各得安身!」于是就吻了她们;她们便放声大哭,
1:10 向她说:「我们要同你回到你的民族中去。」
1:11 纳敖米回答说:「我的女儿,你们回去罢!为什么要跟我去呢﹖难道我还能怀妊生子给你们做丈夫吗﹖
1:12 我的女儿啊,你们回去罢!你们走罢!我已老了,不能再嫁人了;如说我尚有希望,今夜能嫁人,也怀妊生子,
1:13 你们又岂能等待他们长大,持身不嫁人﹖我的女儿啊!不要这样,有了你们我反而更苦,因为上主已伸出手来与我作对。」

卢德追随婆母
1:14 她们于是又放声大哭。敖尔帕吻了自己的婆婆,便回自己的家乡去了;卢德对婆母仍依依不舍。
1:15 纳敖米向她说:「看,你的嫂子已回她民族和她的神那里去了,你也跟你的嫂子回去罢!
1:16 卢德答说:「请你别逼我离开你,而不跟你去。你到那里去,我也要到那里去;你住在那里,我也住在那里;你的民族,就是我的民族;你的天主,就是我的天主;
1:17 你死在那里,我也死在那里,埋在那里;若不是死使我与你分离,愿上主罚我,重重罚我!
1:18 纳敖米见她执意要与自己同去,就不再劝阻她了。
1:19 于是二人同行,来到了白冷。她们一到了白冷,全城的人都为她们所惊动。妇女们惊问说:「这不是纳敖米吗﹖」
1:20 她向她们说:「你们不要叫我纳敖米,应叫我辣,因为全能者待我好苦!
1:21 我去时富足,如今上主却使我空空而回。上主责罚了我,全能者降祸于我,你们为什么还叫我纳敖米呢﹖」
1:22 纳敖米同她的儿媳摩阿布女子卢德回来了,是从摩阿布乡间回来的。她们来到白冷,正是开始收大麦的时候。

第二章(23)

卢德拾取麦穗
2:1
纳敖米的丈夫厄里默客家族中有个亲人,是有钱有势的人,名叫波阿次。
2:2 摩阿布女子卢德对纳敖米说:「让我到田地里去,我在谁眼中蒙恩,就在谁后面拾麦穗。」纳敖米答应她说:「我女,你去罢!
2:3 她就去了,来到田间,在收割的人后面拾麦穗。可巧,她正来到了厄里默客家族人波阿次的田地里。
2:4 当时波阿次也正从白冷来到,向收割的人说:「愿上主与你们同在!」他们回答他说:「愿上主降福你!
2:5 阿次问监督收割的仆人说:「这是谁家的女子﹖」
2:6 监督收割的仆人答说:「是那由摩阿布乡间与纳敖米归来的摩阿布女子。
2:7 她事先请求过:请让我在收割的人后面拾取麦穗。她来到这里,从早晨到现在,从未休息片刻。」

波阿次厚待卢德
2:8
波阿次对卢德说:「我女,你听我的话,你不要到别人的田地里去拾取,也不要离开这里,要常同我的使女在一起。
2:9 你看仆人们在那块田里收割,你就跟着去,我已吩咐了仆人们不要难为你。你渴了,可到水罐那里去喝仆人打来的水。」
2:10 卢德遂俯首至地,向他下拜说:「我怎样竟蒙你如此垂青,眷顾我这外方的女子﹖」
2:11 波阿次答复她说:「自你丈夫死后,你怎样待了你的婆婆,以及你怎样离开了你的父母和故乡,来到这素不相识的民族中;这一切事,人家都一一告诉了我。
2:12 愿上主报答你的功德,愿你投奔于他翼下的上主,以色列的天主,赐与你的报答是丰富的!
2:13 卢德答说:「我主,我连你的一个婢女都不如,竟在你眼里蒙恩,你竟安慰我,对你的婢女说出这样动心的话!
2:14 到了吃饭的时候,波阿次对她说:「你上前来吃饼,将你的饼浸在酸酒里。」她就坐在收割的人旁,波阿次递给了她烘焙的麦穗;她吃了,也吃饱了,还有剩下的。
2:15 当她起来再拾取麦穗的时候,波阿次吩咐他的仆人说:「就连她在麦捆中拾取,你们也不要难为她;
2:16 并且要从麦捆中,为她抽出些来,留下让她拾取,不要叱责她。」
2:17 她在田间拾取麦穗,直到晚上,将所拾的打了约有一「厄法」大麦。

卢德回家
2:18
她就背着回城去,教她婆婆看看她的收获;又将吃饱后剩下的东西,拿出来给了她。
2:19 她的婆婆问她说:「你今天在那里拾麦穗,在那里工作﹖愿那眷顾你的人蒙受祝福!」她就告诉她婆婆,她在谁那里工作,并且说:「我今天在他那里工作的人,名叫波阿次。」
2:20 纳敖米对她的儿媳说:「愿那位从未忘却对生者死者施慈爱的上主降福这人!」纳敖米又向她说:「这人是我们的亲人,且是有至亲义务的人。」
2:21 摩阿布女子卢德接着说:「并且他还对我说过:你要常同我的仆人在一起,直到收完了我的庄稼。」
2:22 纳敖米向自己的儿媳卢德说:「我女,你更好跟着他的使女去罢!免得在别人的田里受难为。」
2:23 卢德就紧随着波阿次的使女拾麦穗,直到收完了大麦和小麦。卢德时常与自己的婆婆住在一起。

第三章(18)

纳敖米劝卢德改嫁
3:1
卢德的婆婆纳敖米向她说:「我女,难道我不应为你找个安身之处,使你幸福吗﹖
3:2 如今你同他的使女常在一起的波阿次,不是我们的亲人吗?看,他今夜要在禾场上大麦,
3:3 你去沐浴,抹油,披上你的外衣,到禾场上去,但不要使那人认出你来,直等他吃喝完了,
3:4 到他睡觉的时候,你要看清他睡觉的地方;然后就去掀开他脚上的外衣,卧在那里,他会告诉你,你所应作的事。」
3:5 卢德回答她说:「你所嘱咐我的,我必依照遵行。」
3:6 她便下到禾场上,作了她婆婆所吩咐她的事。

卢德夜访波阿次
3:7
波阿次吃了喝了,心中畅快,就走到麦堆旁躺下了。卢德暗暗地去掀开了他脚上的外衣,躺卧在那里。
3:8 到了半夜,那人惊起,往前屈身一看,见一个女人睡在他的脚旁,
3:9 便问说:「你是谁」她答说:「我是你的婢女卢德,请你伸开你的衣襟,覆在你婢女身上罢!因为你是我的至亲。」
3:10 波阿次说:「我女,愿你蒙上主的降福!你行的仁爱,后者实胜于前者,以致贫富的少年,你都没有跟随。
3:11 我女,如今你不必害怕,凡你向我所说的,我都愿为你做到,因为我本城的人,都知道你是一位贤德的妇女。
3:12 的确,我是你的至亲,不过还有一位至亲,比我更近。
3:13 今夜你在这里过夜,明早若他愿意对你尽至亲的义务,就由他尽好了!如果他不愿意,──上主永在!我必对你尽至亲的义务。你尽管睡到天明。」

卢德回报婆母
3:14
她就在他的脚旁睡到天明。在人能彼此辨别以前,她就起来了;波阿次心想:「不要叫人知道有妇女来过场上。」
3:15 于是他说:「伸开你所披的外衣,双手拿住!」她就拿着,波阿次量了六斗大麦给她,放在她肩上;她就背着回城去了。
3:16 到了婆婆那里,婆婆就问她说:「我女,事情怎样﹖」卢德就向她述说了那人对她所作的一切;
3:17 并说:「他还给了我这六斗大麦,因为他向我说:你不要空手回去见你的婆婆。」
3:18 纳敖米就说:「我女,你等着!看这事有什么结果;因为这人除非今日把这事办成,必不安心。」

第四章(22)

波阿次商讨婚事
4:1
波阿次走上城门口,坐在那里。可巧,波阿次所说的那位至亲,正从那里经过,他就对他说:「某兄,请过来,坐一坐!」他就过去坐下了。
4:2 波阿次又由城内的长老中,邀请了十位,对他们说:「请你们在这里坐一坐!」他们就都坐下。
4:3 波阿次便对那位至亲说:「从摩阿布乡间回来的纳敖米要卖我们兄弟厄里默肋客的一块田。
4:4 我认为我应在你面前说明这事,并请你当着在坐的诸位及民众的长老前,购买这块地。若你愿意尽你至亲的义务,就尽;若你不愿意尽,请告诉我知道;因为除你应尽这义务之外,没有别人了;你以后就是我。」那人答说:「我尽。」
4:5 波阿次接着说:「你从纳敖米手中购得田地的那一天,也应娶亡者之妻,即摩阿布女子卢德,好给死者在业上留名。」
4:6 那位至亲答说:「那么我就不能尽这义务了,免得我的产业受害,你尽我应尽的义务罢!我不能尽了。」
4:7 从前在以色列中间,无论对于买卖或交易,为确定一事,有这样的一个风俗:就是一方应脱下自己的鞋,交与另一方:这在以色列就算为证据。
4:8 那位至亲对波阿次说:「你购买罢!遂就脱下了自己的鞋。
4:9 于是波阿次对长老及所有在坐的民众说:「今天你们作证,我从纳敖米手中购得了属于厄里默肋客及基肋玛赫隆的一切产业;
4:10 同时我也取得了玛赫隆的妻,摩阿布的女子卢德为我的妻室,好给死者在业上留名,不叫死者的名字,在自己的兄弟和故乡的门户中失传;今日你们为此作证!
4:11 在城门旁的民众和长老都回答说:「我们作证。愿上主使这走进你家中的妇女,像似那两位曾建立了以色列家的辣黑耳和肋阿!愿你在厄弗辣大昌盛,愿你在白冷得享盛名!
4:12 愿你的家借上主使这少妇给你所生的后裔,相似塔尔给犹大所生的培勒兹的家。」

阿次娶卢德
4:13
阿次遂娶了卢德,她就成了他的妻子。他走近了她,上主赐她怀孕,生了一个儿子。
4:14 妇女们就对纳敖米说:「愿上主受颂扬!因为他没有使你今日缺乏承继者。愿他在以色列中得享盛名!
4:15 他是你心灵的安慰,是你老年的依靠,因为他是爱你的儿媳所生的;像这样的儿媳,对你实胜过七个儿子。」
4:16 纳敖米接过婴儿来,抱在怀中,做了他的保母。
4:17 邻近的妇女喊着说:「纳敖米得了个儿子!」他们就给他起名叫敖贝得;他就是达味的父亲叶瑟的父亲。

达味族谱
4:18
以下是培肋兹的族谱:培勒兹生赫兹龙,
4:19 赫兹龙生兰,兰生阿米纳达布,
4:20 阿米纳达布生纳赫雄,纳赫雄生撒耳孟,
4:21 撒耳孟生波阿次,波阿次生敖贝得,
4:22 敖贝得生叶瑟,叶瑟生达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