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约·耶肋米亚哀歌

5: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 

引言:
       
按照古来的传说,《哀歌》是耶肋米亚在耶路撒冷焚毁(公元前五八七年)以后,作的哀吊的诗歌;因此把本书着录在《先知书》中,列在《耶肋米亚书》之后。本书虽不是《先知书》,但满涵耶肋米亚先知的精神,因而被认为是大先知宣讲的效果。希伯来圣经则将它列在杂集之中。
      
在本书的五章诗内,诗人哀悼选民历史上所受最惨痛的国破家亡的大祸:京都和圣殿被焚毁,人民惨遭屠杀,未被杀害的,多被掳充军,留下的尽是老幼残疾和穷苦的小民。就在此时,有位热心的诗人,以耶路撒冷和留守本地的遗民的名义,把心内的忧伤和痛苦,赋之于诗。诗人不仅哀悼当时的一切凄惨状况,同时也以先知的观点,说明这大祸的原因,是由全国人民的昏愚和罪恶而招来的,叫遗民读了此诗:一面承认天主公义的制裁,一面忏悔自己的罪过,谦逊忍受这严厉的惩罚,哀求天主广施仁慈来拯救他们。
      
《哀歌》的五章诗,每一章各从不同的角度咏述当时的痛苦和惨状:没有按历史的次第,而只是随诗歌的意境,再三引述惊心动魄的惨状,衬托出诗人的哀痛、忏悔、认罪和归向天主的诚意。
      
《哀歌》前四章还有希伯来诗特有的形式,即每章二十二节,每节的第一个字,是按希伯来二十二个字母的次序排列的。(第三章有六十六节,每三节有同一字母。)这种以字母次序冠于诗首的目的,大概是为易于记忆,有助读者背诵的原故。
      
《哀歌》的作者无疑是当时耶路撒冷毁灭时的见证,与同胞共同身历这大难的人。按古代犹太教和教会的传说,此人就是耶肋米亚先知。但近代圣经学者多否认此古传说,以为本《哀歌》是另一位诗人,而不是耶肋米亚写作的。但这一说假使对的话,仍理当承认作者对耶肋米亚很熟识,且是一满怀大先知精神的人。
      
《哀歌》为犹大遗民的重要性,是因为它有高尚的宗教观念:犹大遗民在此次国破家亡的惨况中,已陷入绝望的境地,但诗人却怀着坚固的信仰和依恃的心,振作他们的精神,使他们领悟天主的圣意,真心悔改,归向天主,耐心等待天主的救恩。藉这种超等的宗教情绪,使遗民胜过最艰苦的时候,而得以生存下来。
      
充军以后的犹太人,每年在圣城毁灭的纪念日(阳历七月底),在会堂内诵读《哀歌》。圣教会每年在圣周内咏唱《哀歌》,作人类认罪的忏悔辞,因为人类的救主耶稣为了人的罪,受了苦难和惨死。  

小引

第一章(22)

耶城遭浩劫
1:1 怎么!这个人烟稠密的京都,却孤坐独处!从前是万民的主母,现在好象成了寡妇;往日是诸郡的王后,如今竟然成奴仆!
1:2 她夜间痛哭饮泣,眼泪流满双颊;她所有的爱人,却没有一个前来安慰她;她的亲友都背弃了她,成了她的冤家!
1:3 犹大已经流亡远去,备受压迫奴役;散居在异民中间,再不得安息;她处于绝境之中,所有迫害她的人,尽来相逼!
1:4 熙雍的到街道悲惨凄凉,因无人前来过节!她的城门零落萧条,司祭哀叹,处女惆怅;她已忧苦备尝!
1:5 她的敌人得了优势,仇人获得胜利,都因她犯罪多端,而遭受了上主的惩罚;她的幼儿被掳去,在敌人面前作囚徒。
1:6 一切华丽,已经都由熙雍女郎身上消失;她的首长好象找不到牧场的公羊,受追逐者驱使,无力前行。
1:7 耶路撒冷在困苦和患难的时日,回忆昔日享有的一切荣华;现在呢﹖当她的人民陷入敌人手中时,竟然没有人来施救!仇人看见了她,都嘲笑她的灭亡。
1:8 耶路撒冷犯罪作恶,因而成了可憎恶的;昔日尊重她的人,今日一见到她的裸体,都予以轻视;而她自己只有饮泣,转身退去。
1:9 她的污秽沾满了她的衣裙,她从未想到会有如此的结局,以致一落千丈,却没有人安慰。「上主,求你怜视我的痛苦,因为敌人正在意气高扬。
1:10 暴徒伸手劫掠了她所有的珍宝:你虽然严禁异民进入你的集会,她却眼看着他们闯进圣所。
1:11 她所有的人民都在叹息,搜求食粮;而应交出珍宝,换取食物,以维持生活。上主,求你垂视眷顾,我怎样受人轻慢!

耶京的哀号
1:12 一切过路的人啊!请你们细细观察,看看有没有痛苦能象我所受的痛苦﹖因为上主在他盛怒之日,折磨了我!
1:13 他从上降下火来,深入我的骨骸;他在我脚下设下罗网,使我陷落;他使我终日孤寂,惆怅不已。
1:14 上主亲手把我罪过的轭,紧缚在我的颈上,使我筋疲力竭;他将我交于我不能抵抗的人手中。
1:15 上主拋弃了我中间的勇士,召集盛会,与我为敌,粉碎我的精锐;上主好象践踏酒醡一样,践踏原是处女的犹大女郎。
1:16 我之所以痛苦,满眼流泪,是因为鼓舞我心灵的安慰者,已经离我远去;我的子女已经孤独无援,而敌人却正在得势。
1:17 熙雍虽然伸开双手,却无人予以安慰;上主召唤四周的人与雅各伯为敌;耶路撒冷在人眼中,成了可憎的污秽之物。
1:18 唯有上主是公义的,因为我违背了他的训示。一切民族!请你们听一听,看一看我的痛苦:我的处女和壮丁,都已充军去了。
1:19 我向爱人求救,但他们都舍弃了我,我的司祭和长老,虽然寻觅食粮以求活命,但他们却在城中气绝丧命。
1:20 上主,求你怜视,因为我实在痛苦:五内恐惧,心如倒悬,因为我常背命顽抗。外边有刀剑使我丧子,在家里有人死亡。
1:21 人们都听到我叹息,却没有人安慰我;仇人听到我遭难,无不庆幸你的所为;但是到了你所规定的日子,他们必然与我相同。
1:22 愿他们的罪恶摆在你眼前!你怎样为了我的各种罪恶,对待了我,也愿怎样对待他们!因为我屡次叹息,我的心已萎靡不振。

第二章(22)
2:
上主怀怒降罚
2:1
怎么!上主竟然发怒,使熙雍女郎暗淡无光!将以色列的荣华由高天拋在地上!在他震怒之日,不再想念自己的脚凳!
2:2 上主毫不留情地破坏了雅各伯所有的牧场;他满含怒气,夷平了犹大女郎的一切堡垒,将她的君王及首长推倒在地,加以侮辱。
2:3 他怒火炎炎,粉碎了以色列的一切势力;在仇人前,抽回他的右手;他象吞灭四周的烈火,焚烧了雅各伯;
2:4 他象敌人一样,安稳地举起自己的右手,拉开他的弓。象敌人似的,屠杀了一切英俊的少年;在熙雍女郎的帐幕内,发泄了他似火的烈怒。
2:5 上主好象一个仇人,毁灭了以色列,毁灭了她所有的宫室,荡平了她的一切堡垒,增加犹大女郎的哀哭。
2:6 上主象破坏园圃一样,破坏了他自己的帷幔,毁灭了自己的会幕,使人在熙雍忘却庆节和安息日;他在烈怒下,废弃了君王和司祭。
2:7 上主厌弃了自己的祭坛,嫌恶了自己的圣所;将宫殿的墙垣交在敌人手中,让他们在上主的殿宇内,叫嚣喧嚷,好象节日一样。
2:8 上主已经决意毁坏熙雍女郎的墙垣,既展开了绳索,决不抽回自己的手,直到将它完全推翻,使城郭和堡垒哀哭,一同倾覆。
2:9 城门已陷于地中,上主已折断她的门闩,她的君王首长,流落异乡,再没有法律;她的众先知也不再获得上主的神视。
2:10 熙雍女郎的众长老,坐在地上默然不语,头上撒上灰土,腰间束着麻衣;耶路撒冷的处女都俯首至地。

幼儿的悲惨命运
2:11
我的眼痛哭,至于失明,五内沸腾,肝脑涂地。眼见我的女儿──人民遭受摧残,眼看着幼童乳儿昏厥在城中的街道上。
2:12 他们对母亲说:「那里有饼有酒﹖」他们在城中的街道上,正奄奄一息,有如受伤的人,在母亲的怀中,气绝夭折!

痛苦无可比拟
2:13
耶路撒冷女郎!我可用什么来譬喻你,拿什么来比拟你呢﹖处女,熙雍女郎!我可用什么来帮助你,拿什么来安慰你呢﹖因为你的创伤,浩大如海,又有谁能够治愈你﹖
2:14 你的众先知有关你的神视,尽是虚幻欺诈;他们从未揭露你的罪恶,以挽回你的命运;他们关于你所提供的神谕,尽是虚幻和骗局。
2:15 所有过路的人,都向你鼓掌,向耶路撒冷女郎嘘唏,且摇头说:「难道这就是人人所说美丽无比,全世界的喜悦﹖」
2:16 你的仇人都向你张开口,嘘唏而切齿说:「我们终于吞灭了她!这就是我们所期待的一日,我们终于得到手,终于看见了!
2:17 上主实践了自己的计划,完成了他昔日所宣告的断语;实行破坏,毫无怜悯,使仇人幸灾乐祸,使敌人高举他的角。

耶京的哀祷
2:18
处女,熙雍女郎!你应该从心里呼号上主;白天黑夜,让眼泪象江河般地涌流,不要歇息,也不要让你的眼睛休息。
2:19 夜间每到交更时分,你该起来哀祷,象倾水似的,向上主倾诉你心;应为了你婴儿的性命,向上主举起你的双手,因为他们因饥饿而昏迷街头!
2:20 上主,请你回目怜视!你这样做,究竟是对付谁呢﹖难道妇女应该吃掉自己的儿子﹖吃掉自己孕育的婴儿﹖难道在上主的圣所里,应该杀死司祭和先知﹖
2:21 街上遍地躺卧的,尽是孩童和老人;丧身刀下的,尽是我的处女和少年;在你震怒之日,你斩杀诛戮,毫不留情。
2:22 你由四方给我召来施行恐怖的人,好象过节一样;在上主发怒之日,无人能够逃脱,或者幸免;我孕育抚养的,我的仇人都杀尽灭绝。

第三章(66)

天主的惩罚
3:1
在上主盛怒的鞭责下,我成了受尽痛苦的人;
3:2 他引我走入黑暗,不见光明;
3:3 且终日再三再四,伸手与我为敌;
3:4 他使我肌肤枯瘦,折断我的骨头;
3:5 他在我四周筑起围墙,用毒草和痛苦环绕我,
3:6 让我居住在黑暗之中,好象久已死去的人。
3:7 他用垣墙围困我,不能逃脱;并且加重我的桎梏;
3:8 我呼吁求救时,他却掩耳不听我的祈祷。
3:9 他用方石堵住了我的去路,阻塞了我的行径。
3:10 上主之于我,象是一只潜伏的狗熊,是一头藏匿的狮子,
3:11 他把我拖到路旁,扑捉撕裂,加以摧残;
3:12 又拉开他的弓,瞄准我,把我当作众矢之的。
3:13 他用箭囊的箭,射穿了我的双腰;
3:14 使我成了万民的笑柄,终日受他们的嘲笑;
3:15 他使我饱食苦菜,醉饮苦酒。
3:16 他用砂砾破碎我的牙齿,用灰尘给我充饥。
3:17 他除去了我心中的平安,我已经忘记了一切幸福;
3:18 于是我说:「我的光荣已经消逝,对上主的希望也已经幻灭。」

哀求天主怜悯
3:19
我回忆着我的困厄和痛苦,尽是茹苦含辛!
3:20 我的心越回想,越觉沮丧。
3:21 但是我必要追念这事,以求获得希望:
3:22 上主的慈爱,永无止境;他的仁慈,无穷无尽。
3:23 你的仁慈,朝朝常新;你的忠信,浩大无垠!
3:24 我心中知道:上主是我的福分;因此,我必信赖他。
3:25 上主对信赖他和寻求他的人,是慈善的。
3:26 最好是静待上主的救援,
3:27 人最好是自幼背负上主的重轭,
3:28 默然独坐,因为是上主加于他的轭;
3:29 他该把自己的口贴近尘埃,这样或者还有希望;
3:30 向打他的人,送上面颊,饱受凌辱。

因人犯罪天主降罚
3:31
因为上主决不会永远把人遗弃;
3:32 纵使惩罚,他必按照自己丰厚的慈爱,而加以怜悯。
3:33 因为他苛待和惩罚世人,原不是出于他的心愿。
3:34 将世上所有的俘虏,都践踏在脚下,
3:35 在至上者前剥夺人的权利, 
3:36 与人争讼时,欺压他人:难道上主看不见﹖
3:37 若非上主有命,谁能言出即成呢﹖
3:38 吉凶祸福,难道不是出自至上者之口﹖
3:39 人生在世,为自己的罪受罚,为什么还叫苦﹖

劝罪人悔改
3:40
我们应检讨考察我们的行为,回头归向上主!
3:41 应向天上的大主,双手奉上我们的心!
3:42 正因为我们犯罪背命,你才没有宽恕。
3:43 你藏在盛怒之中,追击我们,杀死我们,毫不留情。
3:44 你隐在浓云深处,哀祷不能上达。
3:45 你使我们在万民中,成了尘垢和废物。
3:46 我们所有的仇人,都向我们大张其口。
3:47 为我们只有恐怖和陷阱,破坏和灭亡。
3:48 为了我女儿──人民的灭亡,我的眼泪涌流如江河。
3:49 我的眼泪涌流不止,始终不停,
3:50 直到上主从天垂顾怜视,
3:51 因我城中的一切女儿,使我触目伤心。

痛苦中的依靠
3:52
我的仇人无故追捕我,象猎取飞鸟一样;
3:53 他们将我投入坑穴之中,把石块掷在我身上;
3:54 水淹没了我的头顶,我想:「我要死了!
3:55 上主,我从坑穴深处,呼号你的圣名;
3:56 你曾俯听过我的呼声,对我的哀祷,不要掩耳不闻。
3:57 在我呼号你的那一天,愿你走近而对我说:「不要害怕!
3:58 上主,你辩护了我的案件,赎回我的性命。
3:59 上主,你见我遭受冤屈,你替我伸了冤,
3:60 你看见了他们对我的种种仇恨和阴谋。
3:61 上主,你听见了他们加于我的种种侮辱和阴谋,
3:62 你也听见了反对我者的诽谤,和他们终日对我的企图。
3:63 你看!他们或坐或立,我始终是他们嘲笑的对象。
3:64 上主,求你按照他们双手的作为,报复他们;
3:65 求你使他们的心思顽固,并诅咒他们。
3:66 上主,求你愤怒地追击他们,将他们由普天之下除掉。

第四章(22)

抚今追昔忧国忧民
4:1
怎么!黄金竟暗淡无光,纯金竟变了色!圣所的石头都散乱在街头!
4:2 熙雍的子女,原比纯金尊贵,怎么现在竟被看作瓦器,被看作陶人的出品!
4:3 豺狼尚且露出乳房,哺养自己的幼儿;我的女儿──人民,竟然残暴不仁,好似旷野中的鸵鸟!
4:4 婴儿的舌头,干渴得紧贴上颚;幼童饥饿求食,却无人分给他们。
4:5 昔日饱享山珍海味,今日竟饿死街道;一向衣饰华丽,而今却满身粪土。
4:6 我的女儿──人民的罪罚,比索多玛的还重,索多玛顷刻间倾覆了,并非假手于人。
4:7 昔日,她的少年,比雪还洁白,比乳还皎洁;他们的皮肤,比珊瑚还红润,他们的身体好似一片青玉。
4:8 而今,他们的容貌,比炭还黑,在街上已辨认不出,皮包骨头,枯瘦如柴;
4:9 死于刀下的,比死于饥饿的,即因缺乏田产,日渐衰弱而死的,更为幸运。
4:10 柔情的妇女竟要亲手烹食自己的子女;在我的女儿──人民遭受浩劫时,子女竟成了母亲的食物。
4:11 上主大发震怒,倾泄了他的怒火,火烧熙雍,焚毁了他的基础。
4:12 地上的君王和世上的居民,谁也不相信:仇敌能进入耶路撒冷的城门。

不义首领遭受惩罚
4:13
这是由于她先知们的罪恶,和她司祭们的过犯:他们在城中心,倾流了义人的血;
4:14 他们身染血污,象瞎子一样,徘徊街头,叫人不能触摸他们的衣服。「
4:15 不洁!退避!」人们喊说:「退避!不可接近!」如果他们逃亡,漂流异邦,异邦人又说:「不要让他们留居此地。」
4:16 上主的怒容驱散他们,不再垂顾他们;人也不再尊敬司祭,不再敬重长老。
4:17 我们还在望眼欲穿,幻想着我们的救援;我们仍在了望台上,期望着那不能施救的异邦。
4:18 敌人正在追踪我们的足迹,阻止我们在街上行走;我们的结局已近,我们的日子已满;的确,我们的终期已到。
4:19 追捕我们的人,比凌空的飞鸟还要快速;他们在山上搜索我们,在旷野里窥伺我们。
4:20 连我们的气息──上主的受傅者,也落在他们的陷阱中:我们原希望在他的福荫下,生活在异邦人中。
4:21 住在胡兹地的厄东女郎!你欢欣喜乐罢!苦爵也要轮到你喝,你将要醉倒,而赤身裸体。
4:22 熙雍女郎!你的罪债已经偿还,上主不再使你流徙;厄东女郎!他必要惩罚你的过犯,揭露你的罪恶。

第五章(22)

耶肋米亚的祈祷
5:1
上主,求你眷念我们的遭遇,垂顾怜视我们受的耻辱。
5:2 我们的产业,转入外人手中;我们的房舍,归属了异邦人。
5:3 我们自己变成了无父的孤儿,我们的母亲好象寡妇一样。
5:4 我们自己的水,必须用钱买来喝;我们自己的木柴,需要用款换来。
5:5 重轭加在我们的颈项上,受人折磨迫害;我们困惫疲乏,不得安息。
5:6 我们向埃及伸手,向亚述乞食充饿。
5:7 我们的祖先犯了罪,已不存在;我们却要承担他们的罪债;
5:8 原是奴隶的人,竟然统治我们,但没有人解救我们,脱离他们的手。
5:9 我们面临旷野刀剑的威胁,该冒性命的危险,才能得到食粮。
5:10 我们的皮肤因饥饿而发炎,发热有如火炉。
5:11 妇女们在熙雍被人强奸,处女们在犹大遭人奸污。
5:12 王臣被人缚手吊起,长老的仪容受人凌辱,
5:13 青年人应该服役推磨,幼童倒在柴捆之下。
5:14 长老们不再安坐城门口,青年们不再奏乐高歌。

灾祸中的哀鸣
5:15
我们心中已毫无乐趣,我们的歌舞反而变成悲愁。
5:16 我们头上的花冠已经堕地。我们犯罪的人,确是有祸的!
5:17 我们的心神所以彷徨,我们的眼睛所以模糊;
5:18 因为熙雍山已经荒芜,狐狸成群出没其间。

祈求复兴
5:19
上主,至于你,你永远常存,你的宝座万世不替。
5:20 为什么你常忘记我们﹖为什么你常拋弃我们﹖
5:21 上主,求你叫我们归向你,我们必定回心转意;求你重整我们的时代,如同往昔一样。
5:22 你岂能完全摈弃我们,岂能向我们愤怒到底﹖